淘集運
為企業解絆 促放手發展
二〇二〇年檢察護航民營經濟行穩致遠
發佈時間:2021-03-12 18:25 星期五
來源:淘集運

製圖/李曉軍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董凡超

“企業已恢復經營,各項税款也已按時繳納,多虧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讓我們放下包袱繼續經營。”2020年8月21日,江蘇省無錫市錫山區人民檢察院幹警回訪被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某不鏽鋼企業,負責人姚某言語中充滿感激。

原來,該公司為降低生產成本,採購了部分沒有發票的不鏽鋼原材料,虛開增值税專用發票,涉及税款10萬餘元。案發後,姚某主動投案自首並補繳税款。辦案中檢察官發現,像姚某一樣虛開增值税專用發票的同行業民營企業竟達52家。

隨即,錫山區檢察院實地走訪涉案企業,與司法、税務、工商聯等部門召開聯席會議,梳理制約相關行業民營企業發展的難點、痛點、堵點,從法治角度提出對策建議,呈報上級檢察院及地方黨委、政府,為促進完善民營經濟保護的法律政策體系提供助力。

在2020年檢察機關鏗鏘前行、依法全力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進程中,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

過去一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出台關於充分發揮檢察職能服務保障“六穩”“六保”的意見,提出11條服務民營經濟的具體舉措,全國31個省級檢察院全部建立與省級工商聯的溝通聯繫機制,進一步細化保障民營經濟的具體舉措,努力讓企業活下來、留下來、好起來。

依法慎捕慎訴釋放法治善意

有力懲治侵害民企合法權益犯罪,起訴2.3萬人,同比上升2.9%,對民企負責人涉經營類犯罪,較總體刑事犯罪不捕率高出8個百分點;對影響非公經濟發展的民事生效裁判提出抗訴378件,同比上升17%,提出再審檢察建議619件,同比上升28.4%;開展民事審判活動監督提出檢察建議525件,是2019年的2倍,開展民事執行活動監督提出檢察建議1079件,是2019年的2.4倍,對行政執行活動監督提出檢察建議276件,是2019年的2.1倍。

一年多來,檢察機關把服務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作為檢察履職的重要使命,數據便是最有力的印證。一路走來,慎捕慎訴的司法理念温暖了越來越多民營企業的心,釋放出法治善意。

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律協副會長周世虹説,近年來,檢察機關對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的人身和財產保護作出了積極的探索和創新,改變司法理念、抓住司法本質、遵從司法邏輯,以改革創新司法制度為突破口,提出對民營企業慎用查封、扣押等措施和少捕慎訴慎刑的要求,依法實施了認罪認罰、羈押必要性審查、合規管理試點等改革和制度性創新,取得了積極成效,深受社會好評。

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公安廳物證鑑定管理處(中心)副處長(副主任)陳林評價説,過去一年,各級檢察機關辦理涉民營企業案件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等法律原則和制度,精準把握刑事司法政策,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堅決防止將民事責任變為刑事責任,切實為民營經濟正常運轉、健康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創新推進企業合規制度建設

2020年3月,最高檢啓動涉案企業合規管理試點工作,確定上海市浦東新區、金山區人民檢察院,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寶安區人民檢察院,江蘇省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山東省郯城縣人民檢察院為試點單位。

在某化纖公司維保中心主任李某涉嫌重大責任事故案中,張家港市檢察院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後,當面向公司送達檢察建議並加強合規宣傳。應該公司請求,張家港市檢察院此後共幫助其排查出19項刑事風險點,並指導其制定《企業刑事合規管理手冊》,共健全完善57條相關制度。

“我們改變單位犯罪中處罰單位僅限於自然人的狀況,嘗試企業刑事責任二元處理,統一定罪但進行區別化處罰。”張家港市檢察院檢察長鄧根保説,檢察機關將單位合規體系建設情況、責任人合規表現等納入起訴必要性和量刑情節考量,對建立有效刑事合規機制的企業作出不起訴處理決定;對於企業直接責任人員要審查起訴必要性,充分考慮公共利益、犯罪的社會危害和犯罪嫌疑人個人情況等因素,再決定是否提起公訴。

在鄧根保看來,推進企業合規管理,是做好服務民營企業發展後半篇文章的關鍵一招。他説,在對涉罪企業及其責任人依法作出不捕、不訴決定的同時,應要求企業承諾並且落實可監督、管控的整改措施,堵住其經營管理漏洞,走上守法經營的正道。

全國人大代表、江蘇省張家港市南豐鎮永聯村黨委書記吳惠芳説,將刑事處罰作為懲罰企業犯罪的唯一手段,往往造成企業難以為繼、影響當地經濟、矛盾風險增多等“雙輸”或“多輸”的局面,難以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這不是辦案目的,更不符合服務推動高質量發展的主題要求。企業刑事合規建設既是新時代檢察工作的一大創新,也是對“檢察機關就是服務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老孃舅’”的良好踐行。

試點過程中,最高檢專設指導組積極探索、努力推出既體現從嚴司法,讓違規犯罪付出高昂代價,又最大限度降低社會成本、追訴成本的中國特色現代企業規制司法制度。

“刑事法律風險正成為企業發展的重要風險,輕則元氣大傷,重則破產倒閉,民營企業尤為突出。”周世虹説,通過刑事立法、刑事司法推進合規體系建設,將企業合規體系建設納入刑事司法體系作為定罪量刑的重要情節,既是國際通例、是大勢所趨,也是保障企業持續健康發展,保護企業、企業家合法權益,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現實需要。

清“掛案”積案讓企業放手前行

向疑罪從有、疑罪從“掛”、構罪即捕、構罪即訴、久審不判、久執不結説“不”。2020年10月,重慶市人民檢察院聯合公安、法院、司法行政機關共同打響清理“掛案”積案“百日攻堅戰”,清理涉及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外資企業、港澳台資企業等市場主體以及企業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高管、關鍵崗位人員(含技術專家骨幹)的刑事“掛案”、民事刑事積案,讓不該“負罪”經營的企業放手經營。

放眼全國,2020年,最高檢推進涉民營企業刑事訴訟“掛案”清理,2019年排查出的2800多件“掛案”,到2020年末已經清理2400多件,佔總數的84.4%。

“一些民營企業或民營企業經營者被立案後,雖未採取強制措施,但既未撤案又未移送審查起訴,長期擱置成了‘掛案’。貸款或者從事其他經營活動時,‘掛案’對民營企業的市場誠信造成較嚴重的負面影響。”全國政協委員、重慶靜昇律師事務所主任彭靜深有感觸地説,檢察機關開展的“掛案”清理工作,全面排查了久拖不決的案子,避免“一捕了之、一掛了之”,讓企業放手發展,許多民營企業家點贊這項舉措。

與清理“掛案”積案並行的還有涉非公經濟控告申訴案件清理和監督活動。為了最大限度保障民營企業依法反映訴求和維護自身合法權益,最高檢在12309檢察服務中心開設接待民營企業窗口“綠色通道”,在中國檢察網開通“涉非公經濟司法保護專區”,對涉及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控告申訴案件,做到優先接待、優先受理、優先處理,依法快速審查辦結。

陳林説,2020年,最高檢繼續開展涉民營企業案件立案監督和羈押必要性審查專項活動,重點監督糾正以刑事手段插手民營經濟糾紛,要求對涉民營企業家的羈押案件每案必審,堅決糾正超期羈押或久押不決,為市場主體生存發展營造了更好的法治環境。

接受採訪的代表委員認為,過去一年,檢察機關用實際行動不斷助推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展望未來,相信檢察機關將接續奮進,立足司法辦案與法律監督職能,全力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胡建霞
8456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