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運
關於加強產權刑事保護的幾點思考
發佈時間:2021-03-17 09:46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羅智勇 (最高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
  由於產權保護是一項非常複雜的長期工作,不僅涉及面非常廣,而且政策性和法律性都很強,要做好這項工作實屬不易。在產權保護過程中,刑事的手段既不可或缺,又必須嚴格審慎。因此,筆者從司法工作的角度就如何加強產權刑事保護談幾點思考。
        一、加強產權刑事保護的重要性
  產權刑事保護是產權司法保護的重要組成部分。所謂“產權”,簡單來講就是財產性權利,所以,“產權保護”實質上就是財產性權利的保護。
  實際上,產權保護包括立法保護、行政保護、司法保護、社會保護等多種形態,而產權司法保護又涉及刑事審判、民事審判、行政審判、執行工作等多個方面。作為產權司法保護重要組成部分的產權刑事保護,主要涉及產權保護過程中如何善用和慎用刑事手段的問題。產權刑事保護之所以在產權司法保護中最受關注,是因為刑事手段的採用涉及刑事責任的追究,而刑事責任是法律責任中最為嚴厲的一種,無論公民個人還是單位企業,一旦被追究刑事責任,對其所產生的影響要遠比承擔其他法律責任嚴重得多。正因為如此,在《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切實加強產權司法保護的意見》等一系列文件中,都將產權刑事保護作為產權保護中的重要內容而予以特別強調。
       二、加強產權刑事保護的重點
  應該説,產權保護的對象範圍包括所有的單位和公民個人,產權刑事保護也是一樣。然而,就企業單位而言,由於我國目前的經濟形式是從以往公有制經濟一統天下過渡而來的,當時的產權保護實際上主要是對公有制企業財產權利的保護,以致在後來經濟形式逐步發生變化以後,人們仍然側重於公有制企業的產權保護,而對於非公有制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產權保護,往往相對薄弱;就公民個人而言,不僅民營企業家相對其他一般公民而言財產的數量要大得多,而且因為他們與民營企業的經營發展緊密關連,受到侵害的概率也相對更高。因此,在目前階段,強調加強產權保護,重點是要強化對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合法財產權益的保護,產權刑事保護也是如此。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民營經濟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髮展壯大。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11月1日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時指出,“民營經濟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徵,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我國民營經濟已經成為推動我國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成為創業就業的主要領域、技術創新的重要主體、國家税收的重要來源”。然而,在一段時間裏,社會上有人發表一些否定、懷疑民營經濟的言論,有的部門在市場準入、審批許可、融資貸款、經營運行等方面未能對民營企業與公有制企業同等對待,有的執法司法機關對於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在生產經營過程中出現的不規範行為,不問情由一律從嚴處理。這些不正確的做法,一定程度地影響了一些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投資發展的積極性,從而也給我國經濟的整體發展帶來了不利。正因為如此,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審時度勢,作出加強產權保護的重大決策,並高度重視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的保護,極大增強了廣大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幹事創業的信心,對於推動我國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穩定發展產生了非常積極的影響。
       三、加強產權刑事保護的基本原則
  筆者認為,加強產權刑事保護應當堅持以下原則:
  (一)全面保護原則。第一,全面保護各類財產權,既要注重保護合法的物權、債權、股權,又要注重保護合法的知識產權及其他各種無形財產權。第二,全面保護各類市場主體,既要注重保護公有制企業的財產權,又要注重保護非公有制企業的財產權;既保護普通公民的財產權,又保護民營企業家或私營企業主的財產權。通過案件審理,對與產權相關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以及是否應當承擔刑事責任依法作出裁斷,從而明確產權歸屬,制裁各類侵犯產權的違法犯罪行為,特別是利用公權力侵犯私有產權的違法犯罪行為。
  (二)依法保護原則。一方面,要嚴格依據刑事實體法的規定正確認定與產權有關的各種行為的性質,既懲治違法,又保護合法;另一方面,要嚴格依照法律程序辦理案件,不能隨意而為。要結合各個時期經濟發展的形勢和政策,準確把握立法精神,明確法律界限,嚴格公正司法,妥善處理各類涉產權刑事案件。
  (三)平等保護原則。即堅持各種所有制經濟的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對各類產權主體的訴訟地位和法律適用一視同仁,確保各種所有制經濟主體的財產權均不受侵犯,特別是要注重對非公有制產權的平等保護。同時,妥善處理各類涉外案件,平等保護中外當事人的訴訟權利和實體權益。
      四、加強產權刑事保護的主要內容
  加強產權刑事保護,應當重點做好以下工作:
  (一)依法懲治各類侵犯產權的犯罪行為。在嚴厲打擊侵吞、瓜分、賤賣國有、集體資產的犯罪行為的同時,對於侵犯非公有制企業產權以及非公有制經濟投資者、管理者、從業人員財產權益的犯罪行為也必須嚴懲不貸。對於非法侵佔、處置、毀壞財產的,不論是公有財產還是私有財產,均應當依法及時追繳發還被害人,或者責令退賠。同時,依法懲治知識產權犯罪,加大對鏈條式、產業化知識產權犯罪的懲治力度。
  (二)客觀看待企業經營者的不規範問題。對改革開放以來各類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因經營不規範所引發的問題,要以歷史和發展的眼光客觀看待,嚴格遵循罪行法定、疑罪從無、證據裁判、從舊兼從輕等原則。對雖屬違法違規,但不構成犯罪,或者罪與非罪界線不清的,應當宣告無罪。對在生產、經營、融資等活動中的經濟行為,除法律、行政法規明確禁止的,不得以犯罪論處。
  (三)嚴格區分經濟糾紛與刑事犯罪的界線。要充分考慮非公有制經濟的特點,嚴格把握刑事犯罪的認定標準、嚴格區分正當融資與非法集資、合同糾紛與合同詐騙、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兼併重組中涉及的經濟糾紛與惡意侵佔國有資產等界限,堅決防止把經濟糾紛認定為刑事犯罪,堅決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預經濟糾紛。對於這類經濟糾紛,特別是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之間的糾紛,不論實際損失多大,都要始終堅持依法辦案,排除各種干擾,確保案件辦理公平公正。
  (四)依法慎用強制措施和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對於涉案企業和個人,應當綜合考慮行為性質、危害程度以及配合訴訟活動的態度等情況,依法審慎決定是否適用強制措施和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對於已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符合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條件的,應當變更強制措施。確實需要採取查封、扣押、凍結措施的,除依法需要責令關閉的企業外,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可以為企業預留必要的流動資金和往來賬户,且不得查封、扣押、凍結與案件無關的財產。
  (五)嚴格規範涉案財產的處置。第一,必須嚴格區分違法所得和合法財產,對於經過審理不能確認為違法所得的,不得判決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第二,必須嚴格區分個人財產和企業財產,處理股東、企業經營管理者等自然人犯罪不得任意牽連企業法人財產,處理企業犯罪不得任意牽連股東、企業經營管理者個人合法財產。第三,必須嚴格區分涉案人員個人財產和家庭成員財產,處理涉案人員犯罪不得牽連其家庭成員合法財產。第四,必須嚴格規範涉案財物的保管、鑑定、估價、拍賣、變賣等環節,切實按照公開公正和規範高效的要求,嚴格執行。
  (六)依法處理歷史形成的產權申訴案件。按照實事求是、有錯必糾原則要求,對涉及重大財產處置的產權糾紛申訴案件、民營企業和投資人犯罪的申訴案件,經審查確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的,在及時梳理甄別的基礎上,該啓動再審的依法啓動再審,該糾正的堅決依法糾正並賠償當事人損失。對於因有關人員違法辦案而造成產權冤錯案件發生的,依法依紀嚴肅追究責任。
  加強產權刑事保護,事關法律的正確實施,事關社會的和諧穩定,事關經濟社會的持續健康發展和國家長治久安。各有關部門及執法、司法人員必須切實解放思想,提高認識,加強協作配合,以實際行動推動該項工作不斷取得新成效。

責任編輯:李紀平
8458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