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運
要聞>>
科學運用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
推動新時代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
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常務副檢察長童建明
發佈時間:2021-03-18 07:38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黨的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反覆強調“努力讓人民羣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今年對政法工作的重要指示要求:“切實推動政法工作高質量發展”。最高檢黨組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適應人民羣眾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更高需求,站在助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探索構建了以“案-件比”為核心的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通過優化檢務管理,引領、促進檢察辦案工作不斷提質增效。各級檢察機關要持續深化認識,以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為抓手,持續激發檢察隊伍內生動力和發展活力,以高度的政治自覺、法治自覺、檢察自覺,進一步推動檢察工作自身高質量發展,更好服務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立足管理機制創新

在實踐中深化對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重要性的認識

去年1月,最高檢印發《檢察機關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確立了以“案-件比”為核心的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這一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堅持以人民需求為導向,將黨中央決策部署、人民羣眾更高要求、司法檢察理念轉化為具體評價指標,落實到檢察業務工作中。特別是“案-件比”管理指標的提出和落實,在宏觀上,能夠使整個檢察監督、司法辦案質效一目瞭然;在微觀上,能夠引領檢察官追求辦案的最佳質效,最大限度減少因工作粗疏導致的辦案環節增加、辦案時間延長等問題。“案-件比”的高低,與各項質量指標統籌起來,就能夠比較準確地判斷一個地區、一個檢察院、一項業務工作的品質是好還是差。其實質是“跳出檢察看檢察”,站在國家治理的高度,立足管理機制創新,科學評判檢察辦案質效,為檢察機關高質量辦案提供了重要標尺,對於檢察機關提升為大局服務、為人民司法的效能至關重要。

一年多來,各級檢察機關層層傳導壓力,逐級壓實責任、抓好實施,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作為司法質效“晴雨表”、公正司法“助推器”的積極作用正在逐步顯現。司法檢察理念持續更新、深化,講政治與抓業務有機統一、秉持客觀公正立場、雙贏多贏共贏等理念深度融入各項檢察業務工作;檢察監督辦案質效整體向好,捕訴案件質量不斷提高,民事、行政監督效果繼續增強,公益訴訟辦案規模穩步擴大,人民羣眾對檢察工作的滿意度不斷提升。特別是刑事檢察“案-件比”明顯降低,2020年為1:1.43,“件”同比下降0.44,壓減了41.2萬個非必要辦案環節、統計中的“案件”。更重要的是檢察理念、作風在轉變:延長審查起訴期限、退回補充偵查同比分別下降57%和42.6%;自行補充偵查4.8萬件,是2019年的23.5倍;不捕不訴率進一步上升,公安機關提請複議複核則下降40.2%,辦案質效明顯提升。這些向好變化充分表明,以“案-件比”為核心的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符合檢察工作實際和新時代檢察工作發展需要。各級檢察機關要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進一步深化對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重要性的認識,特別是要加強對指標體系內涵的學習理解,正確把握具體指標背後的政治和法治考量,以更強烈的擔當精神,自我加壓、追求卓越,把“要我做”的評價指標變成“我要做”的自覺行動,確保從供給側為人民羣眾提供更加優質的法治產品、檢察產品。

遵循司法規律

以“求極致”的精神持續完善指標體系和評價方法

作為檢務管理的重要機制和舉措,案件質量評價指標的目的和價值,是更好地保障檢察機關的司法辦案質量,督促檢察機關完成好黨和人民賦予的職責。實踐中,一些檢察人員特別是領導幹部還存在認識誤區,有的沒有正確理解設置評價指標的目的和意義,有的不顧司法辦案實際盲目追求數據排名。要突出問題導向、總結實踐經驗,不斷完善指標設置和評價方式,增強案件質量評價的科學性。最高檢和省級院要加強調研,重點研究評價指標的設置是否全面、科學,取值定義是否嚴謹、合理,注重用數據實測結果檢驗指標體系的科學性,結合使用情況和形勢發展變化進一步對指標予以優化完善。比如,檢察業務應用系統2.0上線後,部分業務領域增加了新的數據採集項,質量指標可以相應予以完善。

最高檢對案件質量評價指標進行通報,目的是激勵先進、鞭策後進。但科學的指標需要科學的評估。案件質量評價指標要圍繞督導從“做起來”到“做好做優”轉變,對一些已經達到一定數量、已經“做起來”的工作,從科學管理上不再做量的排序,而要更深更實做質的考核,讓檢察人員把更多精力放在提升質量上。為此,必須遵循司法檢察規律,明確質量目標導向,完善評價指標的通報方式,對部分指標設定通報值。對於高於(數據以高為好的指標)或者低於(數據以低為好的指標)通報值的,不再通報具體數據,防止片面追求指標排名,盲目攀比,甚至弄虛作假。比如對認罪認罰適用率指標,通報值設定為85%,高於或者等於該數值的,用“≥85%”標示,不再通報具體數據。日前,最高檢結合檢察業務實際和評價指標具體適用情況,共對12項指標設置了通報值,相關情況已通報各省級院。下一步還要深入研究,根據重點工作、業務規律、政策情勢變化對通報值適時進行動態調整,確保指標評價始終符合司法規律,起到促推新時代檢察工作水平提升的最佳效果。

注重指標的科學運用

助推新時代法律監督能力建設

科學的管理指標重在科學運用。《評價指標》是檢察機關評價案件質量的基本標準,主要是引導各級檢察機關高度重視辦案質量,補短板、強弱項,不斷加強法律監督能力建設。其本身也有科學管理、實事求是、針對性運用的問題。要進一步加強研究探索,讓以“案-件比”為核心的案件質量評價指標體系運用更規範、更科學。

堅持綜合運用案件質量評價指標體系。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是一個整體,包括“案-件比”在內的各個指標都不是孤立的,而是與其他指標一起,相互照應,相互平衡,共同反映辦案活動的質量、效率和效果。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共87項,因技術原因,目前能夠客觀採集數據、符合通報條件的共62項指標。各級檢察機關要重視“案-件比”與其他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的綜合協同作用。比如,辦理刑事案件要同步考慮認罪認罰適用率、捕後不起訴率、撤回起訴率、無罪判決率等評價指標,不能單純追求“案-件比”。又如,一些涉及對犯罪深挖細掘、對訴訟監督線索核實確需退補的案件,該退補的必須退補,不能為了追求考核指標而犧牲案件質量。

注重與檢察官業績考評機制緊密銜接。目前,絕大部分檢察院建立了適應本院特點的業績考評體系,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通過業績考評進一步落實、落細,但也還存在一些問題。比如,有的考評指標規則、考評方式“生搬硬套”“照搬照抄”,有的涉及服務大局的指標偏少、與本地本院工作結合不夠緊密。要深入總結前期實踐經驗,及時發現、總結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細化、落實中的問題,有針對性予以調整完善,不斷深化業績考評、落實指標體系,確保通過加分正向激勵和減分反向警示,更好發揮出指標體系“風向標”“指揮棒”作用,把綜合辦案效果最優的案結事了導向真正落到實處。

建立業務數據分析研判常態化機制。堅持定期召開業務數據分析研判會商會,結合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對檢察業務數據綜合分析,通過分析研判,及時發現問題、適時作出預警提示,對異常數據及時調研,對數據反映的業務發展趨勢、特點和值得關注的問題,分析其背後的深層次原因,及時提出有效的解決措施。業務數據分析中反映的本地依法治理情況,檢察辦案發現的社會治理傾向性問題,要及時向黨委、黨委政法委專題彙報,促進社會治理效果整體提升。

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體系一頭連着檢察管理、檢察業務,一頭連着人民羣眾對公平正義的感受。要繼續研究完善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注重統籌協調、強化業績考評,加強對檢察辦案活動的精準科學評價,引導、推動廣大檢察人員自覺將黨中央決策部署落實到具體的檢察監督辦案工作中,推動以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更好服務保障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責任編輯:吳迪
8460269